【中國科學報】論文代寫背后的科研隱憂

  6月,電子科技大學和武漢理工大學的兩篇碩士論文高度雷同的新聞,再一次將論文代寫推到了風口浪尖。

  “論文代寫”這項看似秘而不宣卻盡人皆知的學術圈潛規則,其實從未遠離。網絡上不乏有人對此頗有微詞,因為郵箱經常收到類似廣告的“侵襲”:你需要發論文嗎,需要找人代寫嗎?如果不需要,那么你想成為寫手嗎?

  在大學教授林陽眼中,被默認的潛規則背后是一群被功利蒙蔽的科研人。“現在社會節奏快,什么都講究短平快,沒有人有耐心靜下心來做研究。”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學教授告訴《中國科學報》。

  但再沒有耐心做科研還是要完成高校規定的各種“硬杠杠”,不通過便不能畢業或完成職稱晉升。“其實,最早開始尋找‘槍手’的是在職研究生,他們的工作崗位需要學位做支撐,卻沒有時間自己寫論文。”該大學教授讀博時就遇到過一位在職讀博士的同學,“他幾乎從未上過課,平時工作又很忙,自己哪里有空寫論文呢?”

  而在論文代寫背后,除了學術的潛規則,還隱藏著研究生論文質量下降的隱憂。

  中國科學院大學教授、中科院動物研究所研究員王德華認為,由于研究生擴招,招生質量難以保證,一些沒有學術追求的學生、基礎弱的學生,讀了研究生。“原則上,沒有經歷嚴格學術訓練的學生是不能獲得學位的。”王德華告訴《中國科學報》,所以這種現象的發生的原因可能是研究生本身沒有嚴格的學術規范意識;導師沒有盡職盡責,至少沒有認真核查學生的論文情況;我國對學術不端的處罰力度太輕,代價小,所以一些規定也就沒有震懾力,“尤其是學術界已經明確有學術不端行為的人,如果一直沒有受到處罰或處罰太輕,也會助長這種現象”。

  “在互聯網時代長大的一代,他們的文字功底大都靠知識碎片堆積,不如以前。”大學教授表示,他在上世紀90年代初開始研究生學習,“當時沒有互聯網,我們需要拿著借書證去圖書館自己查找翻閱文獻資料”。

  王德華也在近幾年的研究生論文中發現幾類問題:首先,中文語言表達缺乏簡練和嚴謹,標點符號應用混亂,且整篇文章缺乏邏輯性;其次,文章最后的參考文獻引用很隨意,常常有的論文沒有引用本領域最重要的、與論文有直接關系的論文,“估計是轉引的文獻較多,并沒有真正去查閱和閱讀原文。”王德華推測;第三,有些研究生對國內本領域的發展了解不足,引用國內學術界的文獻數量較少,“這在學術上是不對的。”王德華說。

  除了內容質量下降,“速成”的功利思想讓研究方法也發生了變化,“很多科研人員為了讓論文看起來高大上,往往會使用國際先進的技術手段完成研究。”林陽打了個比方,有位科研人員要測量一棵大樹樹冠面積,他先用無人機后用激光測距等,積攢了一大堆數據并使用圖形工作站運算后得出數據。“這就像用大炮打蚊子,用牛刀殺雞。其實完全不需要。”大學教授說。

  令他更為憂心的是,高端技術手段與研究雖然往往能夠發表在核心期刊,但是卻無法真正應用到實際。“判斷一定面積樹木種類,如果該種類較為常見,且地形不復雜,那么使用激光雷達等手段可以探測,但如果在云南等地形復雜地區,樹木種類繁多,即便是人眼都很難分辨及其相似的樹木種類,激光雷達則很難應用。”大學教授說,但是,這些卻幾乎沒有論文涉及到相關研究方法。

  “現在高校不僅實行學科差異化發展,而且將教師人才也分為三六九等,甚至有些人招進來只負責發SCI論文,毫無教學經驗。”大學教授坦言。而且,他們的研究既無創新也無法應用到實踐,典型的“上不著天下不著地”。

  王德華也認為,如今部分科研人員科學精神喪失,精神上沒有依托,沒有理想和追求,所以難免會出現這種現象。

  正如科學網博主、南京林業大學森林資源與環境學院教授李明陽曾在博客中寫道:究其根源,學位論文中出現的偽高大上、假接地氣自然與最近若干年“四唯”有關……也許,是嚴重脫離生產生活的科研選題,弄虛作假的科研氛圍,贏者通吃的科研機制,權錢至上的文化氛圍,唯論文唯上的評價機制,才是科學研究為眾多人唾棄的始作俑者。當一個國家大多數人對科研退避三舍、但科學研究卻呈現一派繁榮景象的時候,說明這個國家的科學研究除了大問題:虛胖、難以持續!

  今年4月,科技部再次發文,明確要求破除“唯論文”論不良導向,打造中國高質量科技期刊。從“三評”(項目評審、人才評價、機構評估)、“破四唯”(唯論文、唯職稱、唯學歷、唯獎項)到弘揚科學家精神。

  足可見,從“虛胖”到“有所為”,我國正在探索中不斷優化,但依然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來源:中國科學報 作者:袁一雪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地  址:北京市朝陽區北辰西路1號院5號
郵  編:100101
電子郵件:ioz@ioz.ac.cn
電  話:+86-10-64807098
傳  真:+86-10-64807099
友情鏈接
彩88-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