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黨支部李幼華:家風建設要擺在重要位置

  2016年1月12日,習近平在十八屆中央紀委六次全會上強調:“每一位領導干部都要把家風建設擺在重要位置,廉潔修身、廉潔齊家,在管好自己的同時,嚴格要求配偶、子女和身邊工作人員。”習近平同志的這些指示是非常重要的,有針對性的。改革開放以后,物質財富多了,廉潔修身、廉潔齊家,成了首當其沖的問題。做不到這一點,不僅是接班人成問題,現實就會產生腐敗,黨的事業就會遭受極大損失。回想我黨早期,總結顧順章、向忠發叛變的教訓,就是從生活上的問題開始的。所以我們黨對干部的生活作風一向要求非常嚴格,老一輩革命者都是以身作則的。而沒經過生死考驗的現在的領導干部,卻出現了“塌方式”的腐敗。有些所謂的“紅二代”,掌握了國家政治、經濟大權,不是廉潔奉公,而是大肆斂財,成了新的官僚資產階級。有的還把錢轉移到外國,根本背離了共產黨全心全意為人民謀幸福的初心。這種人已經變質,不是“紅”而是黑,問題非常嚴重。所以,黨中央提出家風問題,告誡領導干部,也告誡下一代,這是關系到黨不變質,國不變色的大問題。

  我的父親也是一個老革命,一生廉潔奉公,堅持原則,一塵不染。對子女要求也非常嚴格,他不許子女擺父輩的功勞,他教導我們:“你們干革命不要靠死人(烈士),也不要靠活人,要靠自己。要老老實實做人,為人民服務。”我們兄弟姐妹都是靠自己努力學習、服從組織安排走上工作崗位的,我家二代、三代沒有當官的,沒有做生意的,沒有違法亂紀的。我父親出身“地主兼商業資本家”,他拋棄了溫飽的個人家庭生活,為了打倒帝國主義、土豪劣紳,改造不合理的社會,解放勞苦大眾,1929年參加革命,1933年他在北平志成中學(現35中)高三畢業,受北平地下黨委托,給族叔李大釗烈士打幡送葬。他義無反顧完成任務,后被特務注意不能再在北京考大學,就回家鄉參加了共產黨。這樣一件光榮的事,他從來不宣揚,直到1986年中央黨校黨史研究室和光明日報來采訪他,他還說:“這是我應該做的,不要宣傳。”他的低調讓采訪者驚嘆。還記得在勞動部工作時,爺爺寫信介紹一位鄉親求他幫忙辦事,爸爸一口回絕。爺爺說他“六親不認”,他一心為公,可見一斑。文革中他在云南挨整,我妹妹在北大荒一年多后有探親假,需要父母寫信證明身體不好,她就可以去探親了。可是我父親寫信說,“我參加革命40多年,沒有請過假。我身體很好,你不要請假。”不管在什么情況下,他都堅持原則,堅持實事求是不說假話。我父親就是這樣一個“一根筋“的正直的人。

  文革中我才了解父親的坎坷經歷。爸爸1935年任我黨全國總工會北方代表處天津市工人聯合會特派員。因叛徒出賣被捕。在獄中堅貞不屈,領導了三次絕食斗爭和一次臥軌斗爭,1937年被抗日義勇軍營救出獄。1938年參加了冀東抗日大暴動,八年抗戰在冀東根據地打鬼子,日本投降后出兵東北,......。曾擔任省軍區司令員,省委書記。可是后來被莫須有的原因一步步的貶職。1949年被貶為天津市財委秘書,但他抓住機會到基層深入做調查研究工作,了解市場情況。1950年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周總理任命他為中央勞動部勞動爭議司副司長(司長缺)調到北京(我同年從老家來的北京)。后來他任林業部副司長、司長。他本性不改,還是一絲不茍對黨內的錯誤和不正之風提出批評意見。在工作中對原則性問題堅持自己認為正確的意見,又受到錯誤處理,1958年發配云南,降職降級,監督勞動。他經歷了各種磨難、考驗、甚至屈辱,始終胸懷坦蕩,光明磊落,不肯為了得到寬恕違心的說違背原則的話,也從不違背事實,始終堅持一個共產黨員的立場。聽一位知情人說,反右時林業部給他們勞動工資司一個右派名額,他堅持他的司沒有右派,不報名單。結果領導內定他為右派報上去了。他一直不知道。文革中,造反派請他到林業部揭發批判整他的部領導,他拒絕了。而是通過組織解決問題,按黨章規定辦事。他相信組織,相信黨會給他清白。一生中,他心懷勞苦大眾,堅持自己為人民謀利益,為中華謀復興的初心始終不變。他堅信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必勝。他不是口頭上說,而是身體力行。不論順境逆境信仰不變,這一點很不容易。當中組部的同志給他落實政策時,握著他的手說,:“像你這樣的好同志,太難得了。”他的正直、誠實、信仰堅定也極大的感染著我。

  1959年我考上了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父親寫信教導我“不要為得紅旗而說假話。”我是1964年入黨的,文革中我沒有隨波逐流,而是維護黨的政策。在院專案組和生物物理所黨委,我沖破阻力,給被誣陷的老干部落實政策。在黨委會上公開抵制四人幫之流違背毛澤東思想的謬論,學習革命前輩堅持真理不動搖的精神。在“批林批孔,反擊右傾翻案風”最緊張的時候,我偷偷地跑到胡耀邦同志家里給他通風報信。他教導我們:“你們干部子弟要革命,不要當官。”打倒四人幫后,我有兩次被院、所領導重用、提高個人工資和職位的機會我都放棄了。我決心不當官。一是有自知之明,我也是一根筋,不想當官挨整。二是我有專業知識,能夠靠誠實勞動生存。作為一個黨員,在任何崗位都能維護黨的利益、宣傳黨的主張,為黨工作,不忘黨的宗旨這是我們家的傳統。

  談到生活作風,父母更是我們的表率。他們生活簡樸,不講究吃穿。生活和普通勞動人民一樣。他們什么粗茶淡飯都能吃。父親從來不請客送禮。有一次一個老鄉來看他,帶了一箱唐山瓷器送給他,他非叫人家拿回去。后來是我大哥買了下來,大哥看拿回去太沉了。父親反對請客吃飯,反對鋪張浪費。1983年他在唐山市開會,市領導請老領導們吃飯,比較豐盛,大大超過了四菜一湯,別人都不說,他忍不住當場提出批評,弄得唐山的干部很難堪,花國家的錢他真心痛啊,當場他心臟病也犯了。他一生艱苦樸素,一塵不染。去世后除了自己住的房子外沒留下個人財產,真是兩袖清風。我們這一代,趕上了改革開放新時代,我們過上了幸福的生活,不能忘記是前輩的流血犧牲換來的。想想前輩的革命精神,想想習近平同志的殷殷教導,再想想我們國家還有很多生活困難的老百姓,我們應該嚴格要求自己,多為人民做好事,不要自私自利,不要貪圖享樂,要想著老百姓,要保持艱苦樸素的作風,把握住生活關才能永不變色。

  我們不但自己要繼承革命的家風,而且要把優良傳統傳給后人。我的孩子在姥爺姥姥潛移默化的影響下,也都很正派,遵紀守法,自強自立。為了教育孩子,我在晚年開始寫回憶文章,寫革命故事,告訴他們祖輩是怎樣的人。現在講他們沒有時間聽,將來想聽我可能講不了啦,所以我寫出來留給他們,希望用這樣的方法把我們的家風世世代代傳承下去。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地  址:北京市朝陽區北辰西路1號院5號
郵  編:100101
電子郵件:ioz@ioz.ac.cn
電  話:+86-10-64807098
傳  真:+86-10-64807099
友情鏈接
彩88-下载